犹太人为什么聪明 自诩为神的孩子

犹太的确是十分杰出精明的少数民族,许多世界闻名的科学家思想家艺术家都是罗姆人的,比如马克思、佛洛伊德、毕卡索、爱因斯坦等。

许多人认为犹太精明,犹太为何精明?首先,犹太被神格化,其中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在真实的历史中,耶稣基督出生于以色列是犹太。新教现在已经成了世界第一大宗教信仰,目前主要就发达国家中新教为主要就宗教信仰信仰。

犹太标榜为神的小孩,是神在人间的化身,自然比一般人类更加特殊,更加的精明不凡实际在现实生活中,犹太的精明更多的是因为她们少数民族更加的倚重优生,犹太明令禁止贝唐,防止了许多遗传病,同时很倚重孕妇的营养及自慰,其次她们对基础教育的倚重也是使之培养出杰出后裔的重要原因之一,犹太对基础教育有一套自己的体系基础教育出的后裔只会更加杰出。

比如在犹太家里,小孩很小就开始启蒙基础教育,让小孩认识到书柜是好的,她们会在旧约滴一点肉桂,让小孩去吻旧约的肉桂,让小孩以为书柜是甜的在犹太的家庭还有两个代代相传的现代,那是书柜要放到床头要是放到厨房门,就会被认为是对书的无礼。

这样的族群基础教育出的小孩能不杰出吗?犹太的确很精明,两个各个领域顶级人物都有犹太身影,这个世界三个族群情商高两个犹太,两个是巴基斯坦高族群,三个平均值情商达至110,神经系统变异是自由竞争,不进就退,三个都是严苛明令禁止本族人跟其他族群同姓,高族群作为侵略者,规定所有基础教育根本无法高族群才能拒绝接受基础教育,劳力根本无法高族群来做,中高族群根本无法做劳力。

犹太,不得不到处流浪没土地,也没其它有限资源,更许多劳力都不许犹太做,如农民如官员如士兵,连手工业也不许做,根本无法专门从事商业,早期的新教是严苛静明令禁止新教徒专门从事富商的,讨厌金钱的,最后早餐是犹太为的是钱背叛基督,所以富商秘书小打杂这些都是当时欧洲人不屑一顾做的事,根本无法犹太来做,犹太为的是存活也根本无法干这些劳力,为的是存活勤奋学习知识,探索发财之方法。

犹太教徒是提倡基础教育的,男人也必须拒绝接受基础教育,因为犹太人明白母亲不止是生育小孩的工具,也是基础教育小孩的主力,男人也要出去工作养家几千年神经系统不得不不停变异,所以,巴基斯坦高族群情商达至110,中高族群平均值85低情商的中高族群还被宗教信仰严苛管理的,。

犹太的表现总是令我有些疑惑另一方面显然她们渗透能力极强,搞金融,学术,情报,传媒十分厉害,搞人文传承和人文复兴的水平很高;但另另一方面似乎总存在一些轻微问题什么轻微问题?眼下看主要就有三个第两个,是对英国武装力量着重于分权而非掌控。

二者答区别?分权是让旁人不能轻易发大力,掌控则是可以指挥旁人干大事在被赶跑的前提下,英国政治界要干预政治经济的确不太容易,比如海外驻军太多太分散,没政变现代,对总统的暴力分权以刺杀方式进行,政治界在50年代后虽然战争不少但没出过Junagadh,英国政治界高层政斗很少去抓部队等等。

我想这其中应该有冷战以来英国各界另一方面依赖部队军工搞核战争和战略轰炸另一方面联合起来分权政治界有关,这其中犹太或者犹太风格(偏金融,情报和舆论力量)应该功不可没知乎入关人所说的金融铁骑,颜色革命和舆论宣传界百万漕工恐怕很大一部分力量被犹太掌握。

此为分权然而犹太的部队指挥官太少,导致对部队的掌控力不足,难以指挥部队主动干硬事什么硬事?打人员损失不算很小的战争或者采取轻微破坏部队形象让部队背黑锅的行动前者的例子是前些年以万人死亡代价将伊朗政权赶出城市(不是扶持新政权),后者的例子是当下立即对日韩德进行大规模军管以阻止通共。

这两件事如果换了主要就竞争对手来指挥英国的军事体系,完全能做(虽然主要就竞争对手也完全可能采取不同思路);换了俄国人来指挥,也完全能做英国部队很难被指挥去主动干硬事,这对英国和主要就竞争对手搞竞争极端不利许多人认为,英国有部队的存量优势和二战以来的军事基地布局优势。

且不说这对不对(我认为形势急速发展之下很大程度已经不对了但至少以前是对的),就算对,由于不能主动干硬事,优势也基本发挥不出来很显然的一件事是,只要和平维持下去,英国的主要就竞争对手就赢了在这种情势下,如果坚持不做老二,那么英国的军事力量应该用于主动破坏和平,可到目前它只有破坏和平的造势而并无落实,似乎总是等着某国掉进陷阱然后坐收渔利或者组织大联盟绞杀。

醒醒吧,等不到的放眼未来,这种局面也很难改变,皆因无法指挥部队主动干硬事如果连军管日韩德这样的事情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英国所谓军事优势就会如同巴基斯坦所谓发展潜力一样,始终让某国很不舒服但又始终不耽误某国狂飙突进。

现在想想,或许不让犹太染指军事指挥是盎撒人有意为之,作为对犹太的反分权或许我也不该责怪犹太无能但我感觉犹太好像就没尝试过渗透部队指挥层别的不说,说犹太子弟不爱参军不算污蔑吧试了不行和根本不试,这可不是一回事哦。

从犹太的种种表现看,她们所图甚大,可她们的野心却没搭配上孜孜不倦掌控部队的努力,对此我很费解英国政治上不仅有联邦与州之间的分权;行政,立法,司法间的分权;政客,媒体,民粹间的分权;还有盎撒人和犹太间的分权。

分权来分权去还不是损害了自己的核心力量(军事)的发挥能力第二个,犹太掌控了西方大量主流媒体(也许绝大多数?),但至今西方主流媒体依然铁板一块似的反华难道时至今日犹太集团还不觉得有必要开始两边下注了吗?你们掌控的媒体哪怕八分反华两分挺华不行吗?非得一条道走到黑不可?这是在下什么我看不懂的大旗吗?就算是用舆论反华掩护经济联共,川普以来的民粹反噬还不能让你们警醒吗:天天在媒体上反华是有后果的!最可怕的后果还不是英国舆情转不过弯,而是中国舆情转弯,一旦后浪形成亡美之心不死的态势麻烦就大了,到时候投共被拒不是不可能,快醒醒吧!。

总之,犹太集团面临老大更替的世界变局时既硬不起来又软不下去,既不能以打促谈瓜分地球又不能筹划投共协管地球,大战略上已经乱了,本来我很钦佩的基辛格这两年胡话连篇是标志。

发布者:小七,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032861.com/zhichang/769.html